当前位置:界痹中文看书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第三章试探亦或是表演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“套子哥,求你别不理我呀!我错了行吗,这一路上太尴尬了。而且,还有多远才到你所谓的总部,快累死了呀!你当与面具男僵持,寻找办法逃脱有那么轻松吗?Oh,shit,从昨天开始就没睡好觉。”

从学校出来,才过五分钟,邪新就开始抱怨,同时把肩靠在阿星身上。

“哥,您让我逃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?”

“很多,待我跟你细细道来。”

See获得了难得15分钟的清净时间。

三人进入了一个茂密的森林,森林之中几个黑影在不断接近邪新一行人。就连一直在谈笑的邪新都感到了周围的异常,看到see不为所动,邪新正要拍阿星的肩膀准备逃离。

“原来是see阁下,幸会,幸会。”一个戴着狼面具的人说道,但狼面具的额头上显然有一个不怎么寻常的眼睛图案。同时,四周涌现出更多的戴着狼面具的人来。其中一个“狼面具”的气场让邪新感到压抑,应该是小队长什么的,和其他人不同,小队长一直沉默着。先不管小队长,面具的这个既视感,有点重合了。那个面具男跟这个组织肯定少不了干系,邪新如此想到。

“只是押送囚犯,别来无恙。”

“呵呵,原来如此,兄弟们,咱们继续赛跑。”无数的黑影瞬间消失,森林中又回归到了死一般的宁静。

现在如果过分去探查这个组织的事情很可能被人认为是卧底,状况会超过预想,先要了解眼前这个“未知人。”

“我说,see哥的铁链和当时那个大姐姐的铁链那么相似呢?”邪新故意大声地对阿星说道。

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只是巧合,说起来你们也不简单,在面具和灯笼的追捕下居然还能活着。”see的眼睛再次凶光乍现,只是声音没有上次那么锐利。

面具,灯笼,两个怪物都拥有代号,为什么?

“没错,我和面具灯笼就是一伙的,所以呢?”

See什么也没有说,默默向前走去。

不回答......问下去也是徒劳了。

“你不会把我们引到森林深处喂狼,或者在那里处刑我们吧!”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“不开玩笑了,这里是真理之眼这个组织的外围吧,守卫的人为啥这么少,打酱油去了还是在隐藏着?”

这个问题有点太深入哪个组织内部了,他应该有所警戒不会回答,最糟糕的有可能是被他在这里就处理掉,但还是值得一试。

“真理之眼在夜间行动。”

......啪啪啪打脸,他应该知道这个机密即使告诉我我也对组织没有什么威胁,或者这是假的,真的情况是那些守卫者都在潜伏着。

邪新一步一步谨慎地走着,同时观察着四周。

“看来确实不是什么正规组织,不会搞什么传销吧!不会是邪教吧!”

“唉~”see叹了口气,一大段时间没有理会邪新的话语。

三人继续走着,森林之内是无垠的墙壁,好似一个迷宫。

“好累呀,好累呀!如果我们不跟你回去的话会怎么样呢?See哥。”

“本来的任务也不是救你们,无所谓。”

本来的任务?看样子,那时候他并没有说真话,只是为了让我们安心,太心机了。文武双全,最好不要和他对立

“本来的任务是啥?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们,肯定是什么重大机密吧!”

这个问题好像没什么意义,先要让他暂时感到麻木再说。

“那个学校所在的空间之前只是个荒芜之地,从昨天开始凭空出现了一个学校,由于它处于真理之眼的控制区域,位于总部的西北侧,并且离总部较近,所以首席派我来探查周围区域。”

“对了,新哥,我也是突然发现那里出现个学校的,因此才逃过一劫。”

凭空出现学校,原因不明,值得让末席去侦察,应该是什么大事。

“你也是逃入到那个学校的吗?”这时,邪新突然停下脚步,因为眼前的see不动了,刚才冰冷的话语早已让邪新感到不对劲,要怎么回答...才能获得信任。

“那是,……实在,我说不清……。其实,究竟是不是逃入那个学校,我也说不清。”

不得已引用了迅哥一篇文章的话,他应该是猜不出来真相。

“新哥,这是一篇文章中的对话。”

我知道啊,星哥,不要说出来,真是,哎......

“最好不要开玩笑。还有,小心机关,虽然说,现在是处于关闭状态,不过,要是有什么未知生物入侵或逃脱的话......”

生气了,绝对是生气了,这家伙的情绪为什么这么不稳定。而且从这些冷漠的话语中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。

“哈哈,哈,哈,谢谢您的奉告。”

之后还是不要说话了好,太危险了。

渐渐地,三人走入迷宫的深处,荒芜的地面,不祥的气息,黑色的微粒,构成了一个大圆,位于迷宫的中心,意义不明。而大圆之中又有一个小圆,小圆中是无尽的深渊,黑色的微粒就是正是从里面扩散出来。

森林,迷宫,深渊,这都什么鬼。

邪新后退了一步,警戒着四周,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表示怀疑。

See继续向前走着,直到走到深渊边缘,他回头看慌乱之中的邪新和阿星,示意他们过来。

只能继续向前走了,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。

“不要怂,就是干。”

邪新拍了拍阿星的肩膀,鼓励他,同时自己抢先向前走去。阿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瞬间的笑意没有人发现。

“请,跳下去。”

“哈?不要用请来拜托这么危险的事情啊!”

“如果你绕到那一边,从楼梯进入,你会死无全尸!”

邪新看了看深渊之中的楼梯,不寒而栗,同时不祥的气息更加浓郁。在邪新视野中,深渊之中是无数的恶鬼在向他伸出枯黑的手臂,仿佛要把他拽进去。

“谁TM推我!我擦!”

见邪新迟迟不肯跳下,see默默地不留名地推了邪新一把,见阿星随之落入深渊,自己默默的向前倒去。

意识再次化为虚无......

和那天的感觉一样。背叛,谋杀,堕落,拯救,选择,恶魔。一切都再次浮现在邪新眼前,好似一个梦,即使是这样的梦也不愿从中醒来,因为现实的一切是地狱,所有的人是恶魔,

比起梦中的荒芜和孤身的恶魔,实在是,像个垃圾场一样,所有人都该死去,恶心,恶心透顶,支配与被支配相互交错,利益与真情不分上下,呵!

“所以,选择堕入深渊的时候,别忘了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
“你的名字?”

“嘘,只有当邪心划破幻梦的时候才可以。”

“邪心划破幻梦?”

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甚至人物都迷糊不清,以往的记忆消失了,代替而来的是堕落的人性,恶魔的新生。

……

当邪新醒来后,刚才的记忆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他站在一个大厅的中央,周围是白色如玻璃一般的墙壁,人物的画像,银白色的地板,还有不可描述的眼睛,而缠绕眼睛的花纹正好连接了十个画像。整个场景营造出一种天堂般虚幻的氛围,但地上的令人厌恶的眼睛完美的破坏了气氛,让邪新知道这里是地狱不是天堂。

“该走了。”see站在邪新后方说道,让处于分析状态的邪新回过神来。

邪新回头看了看,see和阿星都还在,这样也就暂时可以放松警惕了。

在see的带领下,邪新和阿星一言不发地走在各种走廊上。如洞穴一样的,像鬼屋一样的,和学校一样的,以及各种不可名状的走廊进入两人的视野,但邪新注意到的是每个走廊都有眼睛的图案,那仿佛在注视着他,在吸引着他,不过邪新却从中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这些眼睛是用来监视我们的吗?还是只是用来威慑别人的,亦或是吸引住我们的注意,周遭藏着杀手一类的人物。总之,如此规模的组织不可能没有防卫,或者是不需要防卫。可这眼睛...邪新甩了甩头,索性不再想象眼睛的用途。

“see哥,请问这些走廊为什么各种各样的?”在邪新观察四周的同时,阿星向see发问道。

“人所想的,原本的物质就会模拟,将想象展现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阿星眉头紧皱,而邪新听到了这句话则是笑了笑,替阿星叹了口气。

意识决定物质吗?我真应该给他看看哲学与生活的政治书。不过那玩意儿也确实写的很扯淡,暂且听一下see的各种理论好了。而且,面具那个家伙也说过,这是个如人所愿的世界,那么的话...

邪新张开手掌,想象手中有瓶茉莉茶(莫饮料简称),正好好久都没喝水了,邪新迫不及待的去想象它的造型,口感之类的属性。

怎么想都不会成功吧,这个从来都只会出现在我幻想世界中的设定。

如此想的邪新摇了摇头,嘲笑自己幼稚的同时将手中的茉莉茶丢在了地上...

不对,刚刚我手中却是出现了什么东西。但由于响动,see转过头在看着他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东西掉了,待我捡一下。”

邪新向后慢慢退去,用手摸索着地上。

有了,就是这个手感。邪新兴奋地站起身来,毕竟他已经得知了意识决定物质的设定。

不对,邪新回头看了看背后,有什么东西在靠近,同时地板上的各种事物开始颤抖起来,仿佛地板要陷落一样。从背后的黑幕之中涌现出一群面目狰狞,呈现人形的怪物。阿星还处于思考之中,而邪新十分慌张。

“没必要担心。”下一秒,see的锁链穿透了所有面目狰狞的怪物,同时在地面下陷的一瞬间用锁链连接走廊的石柱,然后另一条将自己和跳入地下虚空中的邪新连接在一起。

刚才在慌忙的时候,邪新脚下的地面已开始崩塌,他不认落入虚空却被锁链缠住,与see相连接,此时的他是全身无力的,并且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,他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,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,也没有任何应对的对策。

等到see将邪新拉上来,邪新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谢谢。”一句话语从邪新口中传出,之前的面具事件还没有感谢see,这回算是一并偿还给他了。

“对了。”邪新从惊慌之中又回归到平静,同时走向阿星。

“你小子刚才在干嘛?”

“我,那个新哥,我也不知道...”

看来是被夺去意识之类的了,但这地方也有人入侵?这不是作死吗!

“总之没事就好。”说着,邪新把手中茉莉茶给了他。

“好好平静一下内心吧,不用担心我了,况且你肯定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。”

邪新这时顿了顿,他还没有了解到这事件发生的原因,于是他向see那边看去。

“see,那个情况是怎么...”

“从现在起,牢牢跟在我后面,不许停留在任何地方。”还没等邪新说完话,see好似恶狠狠地向两人说道。

“那你干脆把我和你绑在一起的了。”邪新对此反驳道。同时一束锁链禁锢住了邪新的双手,无力感再次传来。

“我去,还真这样做了。”

“这个锁链是无法接触的,除非你放弃自己被铁链绑住的那个肢体,不过...”

刚才救了我的那个锁链和这个锁链的材质是一个吗?这不会是唬我的吧!

邪新拽了拽那个锁链,更加的厚重与结实,看来不是同一个,那么的话......

“如果我去想象我的肢体,那它会恢复吗?”

不好,好像说多了,会死人的啊!

“如果你不用左手,没多少行动上的障碍。”

好像是不行,但这句话好像有点糟糕,这家伙的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?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!

几人又行动了几分钟,终于来到了目的地,一个黑色的大门前边,但此时又有人向他们靠近。

“呦!这不是末席大人吗?近日可好啊。”

两个衣服上有眼睛图案,看似像是组织的人对see说道。

“各尽其职便是最好,我与游手好闲之人不为伍。”

两人笑了笑,从邪新一行人之间穿过。

“真不知道他是哪根葱,职位都快没了还这么强势。”在两人消失在黑暗之中的一瞬,这句话传入了邪新的耳朵。

邪新分析了一下状况,那两个人的笑不是敬意的笑,很可能是嘲笑,他们对see以末席大人相称,却没有属下对上司的礼仪,更多的是不屑。但他们没有当面说出来,而是暗地里诋毁see。如果这样想的话,那两个人只是被嫉妒占据主导的菜鸟,而且游手好闲,肯定没有多大的地位,see应该是知道的吧!但他肯定现在是心烦意乱的,想安慰他一下,但现在还是不要惹see好了。

“see哥,那个,你没事吧?”阿星犹豫的对see说道。

“我不是see哥,叫我末席便好。”

“切,被心情左右的人还能有席位,不可思议。”邪新脱口而出的嘲讽连邪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但现在已经改不了口了。

“那你认为被嘲讽到的人还能有席位,很不可思议吗?”

诶呀,好像被反讽了,shit。这不是我自讨苦吃吗?我竟然还为他找想,呵呵。

See推开门走了进去,邪新和阿星也跟着走进了房间。只见房间之中有三扇门,每扇门对应着一个房间,而整个坏境充斥着黑色,令人很不舒服,但这里喜闻乐见的大眼睛却并不存在。

“明天,对于你们的加入,将会有决议,今天先在这里休息。”see向邪新和阿星两人说道。

“那求你先把锁链打开行吗?虽然说这样也很刺激,但我还是更崇尚自由的,而且你看,这不正好三个房间吗?”

“数学不好就不要说话。”邪新回过头看看了,只有两扇门。他看向阿星,希望能缓解尴尬。

“对不起,新哥,我也没有注意到。”阿星憨气的对他说道。

“我认命了,但是阿星有必要一起。”邪新坚定地说道。

“地方不够,而且,这里很安全,我知道你不相信。”两人针锋相对,see尖锐的眼神直射邪新的内心,但邪新不甘示弱,摆出一副冷漠的架势。

“你知道死亡的痛苦吗?就刚才那种事件,普通人会死的啊!”

“这里是组织内部,不可能出现叛徒,刚才的危险只是组织在系统上设定的陷阱。”

“切,我不相信,你要是个猥琐大叔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邪新说不过,只能把对话拖向其他地方,但这个话题走向似乎太奇怪了。正当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,阿星早已走入右边的房间,倒头大睡。之后邪新也被拖入了左边那个房间。

“就一张床,你让我躺哪里,我还是睡地面上吧!”

但在邪新躺下的一瞬间,他的视野中出现了蜈蚣蜘蛛一类的东西,他立马起身躺在床上。

装X失败,好尴尬!还好,锁链足够长,床足够大。

“等会,锁链怎么变短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一定是这家伙搞的鬼,这人gay里gay气的,感觉后背发凉啊!想不到我第一次竟然是和男人一起睡觉,不对,这么说似乎有点歧义。而且,第一次肯定是和妈妈睡啊!诶?好像和奶奶的也有,保姆的也有。草TMD,我想的都什么鬼!总之,这晚一定是个不眠之夜,日了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然后下一秒,邪新睡着了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人鬼录〕〔这个天使不好撩〕〔花开一季〕〔征服梦魇的王者〕〔大唐新世界〕〔苍穹之剑侠情缘〕〔孤月高悬〕〔霉女之东哥外传〕〔一生追梦〕〔逆天之魔〕〔倾城溺宠许你欢颜〕〔我的千面兵王〕〔千年之结〕〔渺茫之踏碎〕〔探案长安城〕〔鬼事校园〕〔无拒天决〕〔凉夜袭袭〕〔异世界爆肝工程师狂恋曲〕〔重生让我来〕〔神探林雨城〕〔少女的两个灵魂〕〔武林小掌门〕〔妃常阴谋〕〔一入豪门〕〔曾有鸿书寄予君〕〔逸羽轩扬〕〔异世来临〕〔碎星河〕〔网游之江洋大盗〕〔九尾狐帝〕〔隐爱恋人〕〔七雄之窃楚〕〔EXO从心开始喜欢你〕〔我有系统之不可思议的游戏〕〔重生之双生鬼王〕〔妖孽灵界〕〔炮已成鬼〕〔重生之巨星我当定了〕〔魔武天禄〕〔网游之星萌〕〔冰山王爷的绝色王妃〕〔陌上未央待情缓缓〕〔高原雪〕〔校园王之名动天下惶〕〔虎啸山河动〕〔王妃是女皇〕〔忆青春时刻〕〔不可撼动〕〔闪耀的月光石〕〔重生末世之守护净土〕〔女尊之夫君太妖孽〕〔总裁心头宠〕〔幻华夏〕〔殷是云安〕〔有雨未落雪〕〔轮回以外〕〔江湖情缘〕〔枫叶的一生〕〔卡思塔利学院〕〔错水红颜〕〔葬天志〕〔豪门溺宠之一路向阳〕〔春月桃花开正艳〕〔网游之灵魂NPC〕〔薄荷少年源来爱〕〔双刃谜〕〔千世情缘之邪君霸妻〕〔创世秘闻录〕〔邪王强追妻〕〔1972年的黑帮〕〔江湖逍遥记〕〔永久的传说〕〔四世孽缘〕〔战神联盟之混沌〕〔秋璇馨陌〕〔人鱼泪怎堪欢颜〕〔无焚〕〔末日圆舞曲〕〔苏家小女名简简〕〔白衣传〕〔当冷酷病娇的爱人〕〔旃殇墨〕〔虚伪与真实〕〔梦中的那个你〕〔这些年那些年中的自己〕〔我的身边有你就好〕〔还债之路〕〔人妖生死恋〕〔网游之魂断刺客〕〔女尊世界种田忙〕〔当花朵离开了棚〕〔影学园〕〔最强学院之蓝紫藤〕〔暗恋攻坚战〕〔圣灵无霜〕〔玉琉璃盛世王妃〕〔传说中末日的传说〕〔焚烧天际〕〔王者天骄〕〔异界之救世之战〕〔阵仙〕〔三生九世星辰诺〕〔顾曦念御之国师大人请上榻〕〔初月传奇〕〔乱世新生〕〔第五人格之极限逃亡〕〔病美人〕〔全能女王之王妃休想逃〕〔机动战斗警〕〔鬼帝再临〕〔TFBOYS穿越到赛尔号〕〔末世狙神〕〔灭世杀君〕〔天下之江山谋〕〔现在13楼〕〔书剑传奇〕〔未面世界〕〔毒心花〕〔只愿为一人倾心
最新入库小说:
后洛神赋〕〔苏苏营救计划〕〔沧澜锁卿魂〕〔神坑穿越瓦罗兰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契约爱妻〕〔恶灵之刃〕〔蚁恋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恶灵之刃〕〔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推倒相公〕〔血夜黎明〕〔苍茫末世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穿越之最强幻师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未来神话〕〔问仙之旅〕〔古荒道月〕〔血降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末世兽都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白日极夜〕〔杂牌神算〕〔末日狂帝〕〔梅萼调〕〔起源方程式〕〔星辰未落时〕〔末世兽都〕〔沧澜锁卿魂〕〔宇宙纵横〕〔凉凉的爱意〕〔永寂山河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婚不作祟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巅峰枪王〕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眉间轻点泪花妆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恋与白起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启征途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苍茫末世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清素若九秋之菊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恋与白起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构世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巅峰枪王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香草布丁选项〕〔未央月影〕〔快穿之boss别黑化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道士爷爷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苏苏营救计划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刻浊星逝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快穿之boss别黑化〕〔清钰岸〕〔诡异童话〕〔恶灵之刃〕〔我是太皇太后〕〔半夏浮华〕〔诡异童话〕〔玩命王妃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诡镇怪谈〕〔利刃侠〕〔玉喜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永寂山河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〕〔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血族灵契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开封有个哑娃娃〕〔道士爷爷〕〔凉凉的爱意〕〔神之迷域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白鹿归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