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界痹中文看书网 > 异界魔法 > 血夜黎明

第三章旋转木马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
之后的每一天放学后,芷罹都会去凯文的古堡,在那里写作业,也在那里住。日子久了,她跟凯文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芷罹给黛丽喂血的时间已经维持了一个月,黛丽苍白的肌肤上已经渐渐有了血色,这令凯文兴奋不已。芷罹也很高兴,她也很希望这个小姑娘快些醒来,她想看到黛丽睁开眼睛的样子,她相信,黛丽一旦睁开眼,那美丽的容貌一定会惊艳世人。她要把她画下来,挂在这座黑暗古堡的墙上,让这里不再孤寂而黑暗。

星期日,芷罹穿了一身汉服,盘着圆圆的髻,插着一根银簪。汉服是广袖的齐胸襦裙,上襦是简单的白色,裙子是藕合色,有些像百褶裙,外面还套着淡蓝色的大袖衫,印着芷罹最喜欢的荷花。芷罹在落地镜前照了又照,转来转去,还是不大满意。凯文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他余光扫到芷罹这般,便道:“转什么?”芷罹回过身,望着他,嘟着嘴道:“唉……总感觉少了些什么。”凯文放下书,向她望去。他惊呆了,微微张开嘴。芷罹歪着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凯文回过神来,笑道:“特别漂亮。漂亮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。”芷罹笑了笑,忽又微怒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我平时都不漂亮了?”凯文忙摇摇头:“不不不,平时也漂亮,但我看习惯了。你今天特别漂亮。”芷罹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她回过身,继续照镜子,看来看去还是感觉少了些什么。她一遍理着头发,一遍问道:“你看我是不是哪里少了些什么?”“你转过来我好好看看。”芷罹转过身,凯文细细端详着面前这宛若神妃仙子一般的姑娘,若有所思。半晌,他道:“哦!我想起来了,中国的古装剧里那些女人眉心都有花纹。”芷罹这才想起来,道:“那是花钿。怪不得感觉少了些什么。可是之前买的花钿贴都用完了。”凯文站起身,坏笑道:“不如我帮你画?”芷罹下意识地往后推了推,一脸鄙夷道:“你确定你不会把我画成花痴女?”凯文微微昂起头,道:“当然不会,我可是认真研究过的。”芷罹瞥他一眼,还是有些不信任:“噫!谁信呐,就你?”凯文装作有些落寞地低下头,道:“你不相信我了……”芷罹连连摇着手,忙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相信你……可是这里也没有画花钿的工具吧……”凯文一下子冲出房间门,又很快回来,抬着一个大得吓人的木箱子。他轻轻放下木箱子,打开盖子。芷罹惊呆了——这是个超大号的首饰盒!盖子上有一面铜镜,却不同于古代的铜镜,这面铜镜照人照得异常清晰。下面有七层,第一层是胭脂水粉,第二层是梳子和各种精致的珠宝首饰,第三层是画眉的青黛,第四层是好几双精美的绣花鞋,第五层是好多印着美人的团扇,第六层不同颜色的印花披帛,第七层则是芷罹收藏的汉服。芷罹愣愣地望着眼前这无比巨大的“首饰盒”,不禁“哇”了一声。凯文得意道:“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劲才做好的呢!里面的东西我找遍了大半个中国才买到的呢!本来想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,谁知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。”芷罹又惊又喜,激动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,道:“我爱你。”凯文有些懵了,愣着不说话。芷罹见他这般模样,笑道:“怎么啦?”凯文有些做作地清了清嗓子,把手插进黑色风衣的兜里,道:“没什么。那个……我帮你画花钿吧?”“嗯。”

凯文拿起一只小小的画笔,蘸了蘸朱砂,认真地在芷罹脸上“乱涂乱画”,动作很轻很轻,也很谨慎,生怕手一抖,毁了这位美人的脸。

几分钟后,凯文大师的“画作”完成了。他细细端详了一下芷罹的脸,不禁笑了出来。芷罹疑问道:“笑什么?该不会……”芷罹忙跑到镜子前,看了看自己的脸。她望着眉间那朵小小的红色莲花,有些惊呆了。真的很美,完全没有画毁掉。芷罹回过头,道:“不是没画毁吗,那你笑什么啊?”凯文近前,摸了摸她的头:“没笑什么。不过……你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,要上哪去?”芷罹瞥他一眼,挑了一堆带着蓝色流苏的耳坠,一边戴上,一边对凯文道:“约会去。”凯文一听这话,如弹簧一般,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,蹙着眉:“什么?约会?跟谁!?”芷罹眼中闪过一丝玩味,故意道:“你不认识,总之是个男生。”凯文瞬间闪到她面前,掐住她的脖子,一脸怒色:“你再说一遍!?”芷罹握住他的手腕,轻轻挪开,道:“骗你的呢。再说了,就算我真去跟男生约会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凯文眉头紧锁,不说话。芷罹握住他冰冷的手,道出了实话:“我跟几个同学逛街去,都是女的,你放心吧。”说罢,芷罹便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她回到自己上学的那个小镇,提着裙子,轻挪莲步。街上的人们都惊呆了,恍惚间还以为看见仙女下凡了。芷罹来到她与田松鹭几个同学约定好的地点,四处张望了一下,没有看见自己熟悉的面孔。云宫迅音的声音忽然想起,她吓得一个激灵,掏出手机,只见屏幕上显示着田松鹭来电。她不假思索地接了起来,正想问她们在哪,电话里却传出了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:“想让你的朋友活命的话,就赶快来一趟龟山公园,我在龟山公园里荒废的寺院里等着你。”语气很是沉着,带着一丝的威胁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芷罹蹙起眉,冰冷道:“先让我听听田松鹭的声音。”电话那头的男人冷哼一声,接着便传来了田松鹭夹杂着无限恐惧的声音:“芷罹!救我,快救我啊!”芷罹心下一惊,正想说些什么,电话里又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:“这小妞的声音也让你听了,限你一个小时之内赶到龟山公园的荒废寺院,否则的话……哼哼,我看这几个小妞长得也是挺标致的嘛……后果我想不用我说,你也该知道的。”话音刚落,电话便挂了。芷罹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,自己平时待人宽厚,也并未与人结仇,若不是来寻仇的……便是来取她项上人头的?她有些慌了,忙拨通凯文的电话,可电话里响起了令她绝望的声音——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。

她咬咬牙,心想:“这回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她赶到龟山公园的寺院,只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和到处乱飞的尘埃,整个大殿空荡荡的,说起话来都有很明显的回音。她喊道:“有人吗?田松鹭?你在吗?”只听得一声冷哼,紧接着便是锐器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。她猛一回头,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向她刺过来,她向上一跳,空翻躲了过去。刚一转身,那把匕首又从便上飞过来,正向她腰部刺去。她再往旁边一闪,又躲了过去。她有些心生疑惑,为何只见匕首,却不见操控匕首的人呢?难不成那人隐形了?

正想着,面前竟出现一道明亮异常的光束,她眼睛本不能照强光,便下意识地闭上眼,这时,匕首又从她背后刺来,她猛地向上一跳,保住了小命,只是虎口处有些划破了。鲜血汩汩流出,操控匕首的那人终于现身了,是个穿一身玄色长袍,满头白发的男人,看上去约莫三十一二。男人长得极俊美,凤眼浓眉,眉宇间透着一种莫名的威严。男人嘴角挂着一丝邪笑,向她缓缓走来,手中握着那把寒光逼人的匕首。她实在睁不开眼了,只靠着自己的直觉往旁边躲闪,因修为尚浅,躲了不过十招便被刺中了手臂。男人从袖中掏出一个类似于试管的东西,他闪到芷罹旁边,刚想用试管收集她流下的血,谁知伤口竟很快地愈合了。

芷罹浅笑,从袖中抽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鞭子。用尽全身力气向旁边抽去——很幸运,她的直觉终于对了一次,抽中了。男人胸口的布料瞬间被抽得绽开,从胸前喷涌而出的血液染红了地板。男人大惊失色,惊恐地捂着自己的伤口,歇斯底里地哀嚎着,伴随着哀嚎声,强光消失了,男人也随之化为灰烬。芷罹睁开眼,只见血泊中躺着一块玉牌。她弯腰捡起,只见正中间刻着“旋转木马”几个大字。她从袖中掏出几张纸巾,将玉牌上的血迹擦干净,收了起来。她正想呼喊田松鹭的名字,田松鹭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,怔怔地望着她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芷罹沉重道:“你都看见了?”田松鹭点了点头。芷罹长叹一声,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田松鹭听到这句话,顿时脸色大变,泪水狂涌而出:“……呜……哇!她们、她们、她们都……都死啦!”芷罹惊了一惊,不大敢相信,声音有些发抖地问道:“她们……人呢?”田松鹭抬起右手,无力地指了指偏殿。

芷罹忙向偏殿跑去,只看见那几个小伙伴有的被绑在椅子上,衣衫不整,脸上还挂着惊恐的泪;有的躺在角落里,胸口插着一把小刀,浑身是血;有的则被吊在横梁上,**全身,口中塞了一块布,身上全是刀痕……她慌了,忙喊叫她们的名字,见无人应答,她彻底崩溃了,失声痛哭起来,歇斯底里。田松鹭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她走去,声音沙哑:“出来时四个人,回去时就剩我一个活着的了……”芷罹扑上去,紧紧地抱住她:“都怪我,都是我不好……你呢?你没事吧?”田松鹭神情呆滞,挽起左手的衣袖。芷罹轻轻抬起她的手,心中咯噔一声——田松鹭的手臂上被人用小刀刻了一个“死”字。伤口还淌着血,整条手臂的颜色已经不能看了。芷罹咬咬牙,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指尖,在田松鹭的伤口上滴了几滴自己的血,她低头道:“很快不疼了,只是在完全恢复正常之前不要乱动。”

她怀着愧疚,把田松鹭送回了家。她暗暗发誓,一定把所有坏人的血都吸干,一来为民除害,二来也能令自己变得更强大……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热门小说推荐:
国家宝藏之兰陵王〕〔皇上准备好〕〔缘缘而上〕〔王刺〕〔傲凌无双〕〔开局只有一把刀〕〔帝尊陆离〕〔姑娘你的善良要恰到好处〕〔幽灵诡话〕〔寻隐者〕〔宅院深深〕〔重生邪皇在都市〕〔网游之道高一尺〕〔天上掉下对龙凤胎〕〔网游之抉择〕〔师尊总想让我当个好人〕〔星陨独落〕〔楚歌奈何〕〔连云派第一魔女〕〔龙临世界〕〔a恶人〕〔厨艺大赛2〕〔万道诛魔录〕〔修真成神传说〕〔世战1662〕〔重生密录〕〔傲娇妹子魅力无敌〕〔1857海外中华〕〔伏灵岛〕〔火影之御天传〕〔气泡羽〕〔冰山总裁小萌妻〕〔重生女友〕〔灵动五洲〕〔戏人间〕〔穿越王妃的奇妙人生〕〔驭灵斗士〕〔楚三百之相思局〕〔十七年魔蝉〕〔绝世煞妃〕〔浅色泡沫的回忆〕〔笨笨的一家〕〔顶级护花〕〔凌云剑歌〕〔黑白神迹〕〔忌血传〕〔寻剑仙缘〕〔阴阳双龙决〕〔我的千颜盗妃〕〔域外邪君〕〔狱医〕〔万神宰〕〔六界天宫战神〕〔剑之风〕〔灵异国度〕〔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〕〔兵王异世〕〔仞雪星河〕〔天者之奇幻大陆〕〔暴君倾城废材逆天〕〔斩魔心〕〔安知仙者慕红豆〕〔穿越笔记本〕〔神道大帝〕〔狂魔问道〕〔天启之丧尸围城〕〔我真是大魔头〕〔寒衾重重〕〔千百里夜幕〕〔倾城一笑之至尊灵妃〕〔灰白之域〕〔特工皇妃之摄政王追妻记〕〔万界直播系统〕〔特种兵之神级选择系统233〕〔夜色里〕〔梦里的回忆〕〔寒影箭皇〕〔强者末路〕〔无敌都市刷钱系统〕〔时空中转站〕〔深夜的指向灯〕〔小医仙〕〔重生之夏至未绪〕〔你携秋水揽星河〕〔穿越时空的泪〕〔镇魂街之无上战皇〕〔忘川黄泉录〕〔签了个魔妻〕〔唯一的魔法〕〔绝品帝王在现代〕〔闭眼聆听前世缘〕〔天衍封神〕〔我代表风水学〕〔龙族之赤血龙心〕〔灵桥龙九子〕〔追球少年〕〔一叶梧桐落清秋〕〔我想好好活着〕〔未来灵兽〕〔战神联盟之穿越魔领〕〔珠联璧合之祸妃倾江山〕〔丧尸曲〕〔我等你的时光〕〔古剑奇谭之不解之缘〕〔予你绮梦一场〕〔绝品双瞳〕〔三千情丝浮梦华〕〔丧尸让道王要出场〕〔都市修真传之阴阳遁天决〕〔是,王爷〕〔一剑霜寒十四州〕〔众神系统之全能圣人〕〔星耀重生之铠〕〔厄难战魔〕〔亲爱的苏星〕〔梅蕊汐之越〕〔戮仙传说〕〔末日异能危机〕〔魔神之契约〕〔天刺之探梦迷踪
最新入库小说:
强宠小小姐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问仙之旅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巅峰枪王〕〔三千纪元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玉喜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神之迷域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三千纪元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清钰岸〕〔茗琴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末世兽都〕〔古荒道月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风琴雨夜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构世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未来神话〕〔诡异童话〕〔末世桐苓〕〔血降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〕〔玩命王妃〕〔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难遇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腹黯霸蒂〕〔失乐泉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凉凉的爱意〕〔未来神话〕〔江山如画与君共赏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末日狂帝〕〔我负子戴〕〔失忆大小姐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诡异童话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名侦探柯南续篇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未来神话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失乐泉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盗龙陵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盗龙陵〕〔婚不作祟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梅萼调〕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〕〔兽皮人的复仇〕〔盗墓王者〕〔神之迷域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刻浊星逝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七日记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血族灵契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神之迷域〕〔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〕〔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〕〔未央月影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契约爱妻〕〔苍茫末世〕〔诡镇怪谈〕〔腹黯霸蒂〕〔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〕〔永寂山河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风琴雨夜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蔷薇刺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玩命王妃〕〔万界崇凰